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时评 > 正文

杜建国:私企税负远低于国企,这是中国经济的基本事实

09-14 国际时评

杜建国:私企税负远低于国企,这是中国经济的基本事实



9月10日,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发布了2017中国企业500强榜单。500强中,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有274家,占比54.8%。国有企业营业收入占比71.83%,纳税占比85.87%,即私企营业收入占比28.17%,纳税占比14.13%。国企与私企的税负之比一目了然:(国企纳税占比85.87%/国企营业收入占比71.83%)/(私企营业收入占比14.13%/私企纳税占比28.17%)=2.47。同一单位营收,国企纳税额约为私企的2.5倍,或者说,国企的税负约为私企的2.5倍。

该500强榜单,包括了制造业企业与非制造业企业,如果单论制造业领域,国企的税负甚至可能更高。今年制造业500强的分类数字笔者没有看到,笔者目前掌握2013年中国制造业500强的分类数字,在2013年制造业500强中,国有企业以66.65%的收入份额贡献了85.07%的纳税份额,百元收入纳税率为8.69元,是民营企业3.05元的2.85倍。

杜建国:私企税负远低于国企,这是中国经济的基本事实

国企税负知多少

国企税负高,或者说社会贡献大,是长期以来被媒体与学界所忽视的一个重要社会现象。

由全国工商联主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和国家工商总局支持,中国民生银行协办的“2014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2013年民企500强,营业收入总额达到132122.46亿元,一共纳税4744亿,税负(纳税额与营业收入之比)3.59%,而2013年央企中石油营业收入22581.24亿元,其一家就缴纳税费4007亿元,税负达17.73%。从这一角度来看,中石油的税负远高于“民营500强”。

2014年底,在广州举办的2014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研讨会上,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楚序平指出:“2014年1-11月,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业每100元营业收入,国有工业企业纳税率为8.53元,私人企业纳税率为3.02元,外资企业纳税率为3.03元,国有工业企业税负为其它企业的2.6倍”。

在了解国企单位纳税额远高于非国企这一基本事实后,我们还可以换一个角度来考察国企的税负情况及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国企的税收总额在中国的税收总额中占据的比重。

中国的税收总额,是每年都公布的,世人尽知。那么国企纳税总额是多少呢?当前中国的国企,分为金融类国企与非金融类国企。金融类国企指的是银行、保险、证券等行业的国企,归财政部管辖。非金融类国企,包括国资委监管的国企,以及国资委监管之外的国企,如铁总、邮政以及出版传媒类企业等。中国所有类别的企业——包括国企、私企、外企——当中,大概国资委监管下的央企与地方国企的经营状况是最透明的,国资委每年都会公布自己所监管的企业的具体经营状况,包括纳税额在内的数据。比如,2013年度全国国资委系统监管企业实际上交税金29028.9亿元,比上年增加1182.3亿元,增长4.2%,即国资委监管的央企与地方国企合在一起共缴纳税金29028.9亿元。29028.9亿除以2013年全国总税收110497亿为26%,即2013年国资委监管的央企与地方国企纳税额占全国总税收的比重。

现在的问题是,金融类国企与非国资委监管的非金融类国企的税收情况,缺乏资料来源。对非国资委监管的非金融类国企的税收数据,笔者唯一能看到的是2014年财政部的一次信息公布。2014年7月28日,财政部公布了“2013年全国国有企业财务决算情况”,http://www.gov.cn/xinwen/2014-07/28/content_2725636.htm 对非国资委监管的国企的经营情况进行了初步的交代。

该报告内的非金融类国企包括94个中央部门所属企业、113家国资委监管企业、5家财政部监管企业和3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的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其中5家财政部监管企业为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中国烟草总公司、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和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该报告称:

“2013年,全国国有企业(即非金融类国企——笔者注)上交税费3.8万亿元,同比增长5.4%。(1)中央企业2.8万亿元,同比增长6%。其中,中央部门企业442.6亿元,同比增长5.2%;国资委监管企业1.9万亿元,同比增长5.3%;财政部监管企业8064.4亿元,同比增长7.8%。(2)地方国有企业1.1万亿元,同比增长3.7%。其中,省级5848.7亿元,同比增长0.3%;地市级1613.1亿元,同比下降5.1%;县级及以下3094.7亿元,同比增长17%。”

3.8万亿除以2013年全国总税收110497亿,全国非金融类国企纳税额占全国总税收的34%。

不算金融类国企,非金融类国企已经占了全国总税收的34%。那么非金融类国企的税收数据是多少呢?很遗憾,财政部这次只交代了“非金融类”国企的家底(不少媒体在报道此事时,误以为是所有的国企),庞大的金融类国企——包括银行、政权、保险等——并没有介绍。

根据年报,我们可以看到光工商银行一家的总资产就接近19万亿元,工、建、中、农、交五大银行加上其它中央与地方的国有银行,资产超过百万亿元应该没问题。银行之外,再加上保险类与证券类的国企,整个金融类国企的资产总额笔者只能用“难以想象”来概括。2014年的这份财政部公报显示,所有非金融类国企的总资产仅仅为104.1万亿元,2013年一年就缴纳了3.8万亿元税金,虽说各行业的税负有所不同,不过我们也可以通过对比估量一下,资产量可能会多于非金融类国企的金融类国企,其纳税总额应该不会低到哪儿去。

往高处假设,金融类国企纳税总额与非金融类国企持平,也是3.8万亿元,那么所有国企纳税总额合在一起就是7.6万亿元,占2013年全国总税收的68%。往低处假设,金融类国企纳税总额只有非金融类国企的一半,那么也有1.9万亿元,所有国企的纳税总额则为5.7万亿元,也超过了全国总税收的51%。

综上所述,所有国企——包括金融类与非金融类的——纳税总额,估计达到甚至可能超过中国每年纳税总额的一半。这应该是与事实出入不大的。

当前,国有企业职工总数肯定不足中国就业人口的五分之一,所有国企的营业收入占全国营业收入的比重最多也就百分之三十多,不过,它们的纳税总额则占全国税收总额的一半或一半以上。无论从税负的角度,还是从总量的角度来看,中国国企都承担了远多于其它类型企业的社会责任与义务。这是中国经济领域最重要的基本事实之一。

这一统计或比较,跟大多数人的日常经验与观察是相吻合的。像我老家山东淄博,2015年全市税收总额为470亿元,其中中石化齐鲁石化分公司一家纳税就达130亿,超过了四分之一。

中国儿童现在不仅享受到全面的九年制义务教育而且开始逐步享受学前义务教育,中国大学学费十几年来几乎不涨,中国军费高涨推动新式武器研发实现“井喷”,中国农民能够享受廉价的新农合医保,这一切,都建立在国企老老实实缴纳税金这一基础之上。

民企税负太重?

现在舆论爱讲什么“民营企业税负太重”,应该减税、减负。若要说税负重,有谁比得了国企?国资委每年向社会公布自己的包括税收在内的经营数据,有几家企业敢像国资委那样光明磊落呢?中国国企非但没有拿到什么补贴,反而通过自己的高额税负来间接地补贴了其它所有制类型的企业,不论外企还是私企。

坦率地说,国企一般不会积极追求偷漏税,外企与私企则热衷于偷漏税,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如此,这一局面至今没有发生大的改观。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先生,他对国企并不很友好,但是他在2014年6月全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上也明确指出:对于企业收入与利润等“业绩”,国企一般不会瞒报,因为瞒报了也不会成为企业领导人的,而且这样在审计时也过不了关,给自己惹麻烦;至于“民营企业,是能少报就少报,而民营企业创造的GDP占我国GDP总数的一半以上”。

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市值高达2300亿美元,可是,这样一家超大型企业,在2013年纳税额只有70亿元,这还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纳税冠军;2014年,阿里巴巴纳税总额首度突破百亿大关,为110亿元;2015年纳税178亿元。2016年,阿里巴巴集团与蚂蚁金服集团合计纳税238亿元,这时阿里巴巴的市值则高达四千多亿美元,居全球上市企业市值的第六位。

238亿相当于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浙江宁波有一家国企,中石化属下的镇海炼化,该厂一共有职工六千人(阿里巴巴的员工数量则在六万以上),近十年来,每年缴纳税费几乎都在二百亿元以上。

2015年APEC会议上,美国总统奥巴马与马云对谈,论及政商关系以及如何帮助年轻企业家时,马云回答说:“政府方面简单减税就好了,或者不要向这些人征税”。阿里巴巴作为全球第六大市值的巨型企业,每年纳税跟镇海炼化一家工厂差不多,怎么还抱怨税负高呢?阿里巴巴集团里面,有无数互联网人才和工程师,他们都是中国的大学培养的,正是他们支撑了阿里的高速扩张。如果像马云建议的那样进行减税,那国家财政没钱了,没法投入教育了,拿什么来培养这些高素质人才呢?

杜建国:私企税负远低于国企,这是中国经济的基本事实

非制造业企业也该担责

如上所述,中国税收领域的结构性特征是国企税负高,非国企税负低,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突出的结构性特征,那就是制造业企业税负高,非制造业企业税负低。

制造业企业税负高,是历史原因造成的,一直如此,向制造业征税相对容易。近年来,中国非制造业企业尤其是金融类企业或与资本运作密切相关的一些企业高速扩张,有与制造业并驾齐驱甚至后来居上之势,但是,他们在积累了越来越多的财富同时,对社会的贡献却微乎其微,具体来说就是纳税太少。

比如乐视的老板贾跃亭先生,据报道数年来他高位套现金额高达两百多亿元,这都是真金白银,可是,他为此纳了多少税呢?这些以百亿计的财富,并非天上掉下来的,而是社会财富的转移,没费多大劲儿就把巨额社会财富转移到自己的手中了,难道不应该为此交税?月薪五千的普通工薪阶层都要缴纳所得税,套现两百亿的又交了什么样的所得税呢?

田朴珺女士的企业北京玖阳晟禾科技有限公司,2013年和2014年的资产销售都超过百亿元,尤其是2013年,销售总额为596亿元。可是,该公司却零纳税,即使是亏损,也无法解释如何零纳税的啊!

姚振华先生,气吞万里如虎,连万科也要买下。他的钱都是从哪里来的?他交了多少税?

非制造类的企业,尤其是这些靠资本运作投机取巧翻云覆雨日进斗金的企业,再也不能继续享受一面躺着赚钱同时却又很少纳税的优惠了。让老实人吃亏,让制造业企业吃亏,别的不说,起码这不公平。

国企就该多纳税?

临了,再回答一个质疑。许多人认为,国企纳税多,是理所应当的,因为国企享受到了巨额补贴,如巨额的低息贷款,令国企享受了远低于私企的融资成本。

一般而言,国企确实比较容易获得贷款,但是,这并不是政策性的或体制性的补贴,而是一种纯粹的市场行为。银行贷款,要考虑安全性,安全性越高的客户,通常贷款就更容易且利息较低。国企一般规模较大,信誉好,遇到困难也不会“跑路”,所以,相对而言就比较容易获得贷款。大型的私企,像华为,贷款时也一样如此。反之,小企业风险大,获得贷款就比较难且利息较高(详见拙文《小企业贷款难,别怪大银行》)。

现实中,国企在从银行获取贷款时,也是尝尽了酸甜苦辣。拿铁道部即现在的铁总来说,2011年之前,铁道部每年都靠数以千亿计的贷款来进行铁路投资(与通常舆论的误解相反,政府并不给铁道部财政拨款,铁道部的建设全靠银行贷款),绝大多数银行给铁道部的贷款虽然有优惠,但额度很小,仅仅比基准利率低10%。温甬动车事故后,各大银行“落井下石”,将对铁道部的贷款利率提高到与基准利率持平。对于铁道部这样的稳定的超级大客户而言,贷款时按照基准利率,实际上就不是支持而是打压了。

这几年都在讲“去杠杆”,舆论多认为国企获得的银行贷款多,杠杆率高,其实不然。事实是少数巨型私企才是最需要“去杠杆”的,它们的贷款比国企要多得多,像万达、安邦、海航、复星,都从银行源源不断地获得了支持,从而维持了持续的海外扩张。

长期以来,这一事实并没有引起舆论的注意,仍旧爱将去杠杆与国企连在一起,直到去年,中国政府开始强调企业的海外并购风险,今年六月份,银监会等部门更是进一步责令银行系统,对一些近年来积极从事海外收购的大企业如万达、安邦、海航、复星等进行评估,防备“系统性风险”,直到此时,事实才“水落石出”。

铁道部或铁总,贷款修高铁,负债率不足60%(这还是在低估其资产价值的情况下得出的数字),就被媒体惊呼为“负债率过高”、“要完了”,而私企巨头负债率要远高于铁总时,同样一批媒体却没什么反应了。

与国企税负远高于私企一样,不少私企巨头近年来享受到的贷款支持要高于国企,这也是中国经济的基本事实。

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DuJianGuo/2017_09_13_426899_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