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时评 > 正文

海外探客 :还是没虐疼韩国?损失1000多亿后,韩方想部署“海上THAAD”

09-14 国际时评

海外探客 :还是没虐疼韩国?
损失1000多亿后,韩方想部署“海上THAAD”


靠邻居的锅吃饭,韩国却举起了榔头。根据媒体报道,9月12日,驻韩美军6辆“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发射车正式就位,火控雷达可以正常工作,这套反导系统已经全面进入作战状态。
海外探客 <wbr><wbr>:还是没虐疼韩国?损失1000多亿后,韩方想部署“海上THAAD”

不仅如此,韩国军方还变本加厉,主张在2023年之前构建韩版导弹防御系统(KAMD),引进素有“海上THAAD”之称的美制SM-3拦截导弹,装备在宙斯盾驱逐舰上,与“爱国者”搭配形成多层次拦截的战力。SM-3拦截导弹最远射程为700公里,最大射高为400公里,可以在拦截上升段的弹道导弹。
如果这个计划能够实现,韩国将完全融入美日的反导体系,可以在关岛和日本前方树立一道“反导墙”,彻底成为美日的马前卒,必要时就是炮灰。俄方早就已经提醒过韩方,如果胆敢部署“THAAD”,俄罗斯的导弹就会瞄准相关基地。如今韩国正式“荣升”为俄制导弹的靶标。
这也暴露了文在寅与韩国军方之间的矛盾。韩国防长宋永武此前宣称“会讨论商议部署战术核武”,文在寅方面则否认,声称“不能丢弃无核化的原则”,让人十分怀疑文在寅对军方的控制力。当然,众所周知,韩国的战时指挥权在美国人手里,韩军实际上就是华盛顿在韩国建立的伪军。如果文在寅能够掌控韩军,也不会让中韩关系走到这个地步。
似乎做贼心虚,也是在9月12日,韩美海军陆战队举行联合演习,出动了AH-1S直升机、K-55自行火炮(前不久刚发生事故)、K-1战车等装备,目的是提高联合作战能力。韩国军方表示,美韩建立了“血盟”,有必要通过经常性的演习来熟悉作战技术和提升自信。看来,韩国有美国做后盾,日子滋润得很。可一旦有事,美军会在第一时间出兵与韩军并肩作战?“海外探客”认为可能性极低。
海外探客 <wbr><wbr>:还是没虐疼韩国?损失1000多亿后,韩方想部署“海上THAAD”

如今特朗普执行的是“离岸平衡”策略,将盟友拍在沙滩上,让盟友充当第一波先锋,迎着敌军的炮火前进,美军则等待硝烟散尽再登场。必须注意,无论一战还是二战,美国派军参战的时机把握得非常巧妙,都是在势均力敌的局面被打破、双方损耗都很巨大、甚至是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加入战争,而且是加入比较弱势的一方。特朗普数月前为何在北约总部发飙?就是因为他发现欧洲的盟友们只承担了北约25%的军事开支,却让美军承担75%的责任。让美军打头阵,这是任何美国总统都无法容忍的。为了不让美国退出北约,遭到训斥的盟友们也只好象征性地凑钱补差额。
轮到韩国也是一样,虽然特朗普一心想废除的“美韩自贸协议”暂时无事,但白宫承诺的“协防”并非是免费,连韩媒都担心这只是军售大单的“前菜”。韩国的权威人士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交换“损失惨重”。
韩方配合美军部署THAAD后,受伤最大的恐怕就是经济界。嵌入世界人口最多国家的韩企股价不约而同出现跳水现象,与2016年7月相比降幅超过27%,蒸发的市值接近18万亿韩元(约为1024亿人民币)。而在9月7日正式部署剩余4辆发射车后,10家韩企市值再减1.4万亿韩元。这体现出投资者对现实的悲观,尤其是韩国的文娱、旅游、化妆品等行业的股票遭到抛售。市场对政治最敏感,可以看出,韩国引以为傲的支柱产业前景最不乐观。
随着经营遇到苦难,荷包也渐渐瘪了下去,韩企开始力不从心,紧缩开支、过苦日子就成了必选项。作为2010年至2016年中国女子高球赛的主赞助商,韩国最大车企在2017年黯然退出。曾几何时,高球赛这种高端场合曾是韩企宣传品牌和产品的绝佳机会,如今连这点钱都要省掉,可见韩企已经勒紧了裤腰带。尽管相关人士认为这与韩企在华业务萎缩和部署“THAAD”无关,但有的时候否认本身就是一种承认。
如今韩国面临的最大困境就是维系经济增长的对华出口都已经亮起红灯。韩国最大车企在华销售量从第三位降到第七位,电池业决定当逃兵,乐天87家店面暂停营业,韩国国内的免税店和观光业早在夏季就已经进入“寒冬”。韩方预测,2017年韩国出口将减少1.4万亿韩元(约合81亿人民币),旅游收入将减少7万亿韩元(约合405亿人民币),文化产业损失87亿韩元(约合5000万人民币)。虽然韩国当局曾经叫嚣限韩措施也会让对方受损,但韩国分析机构的结论认为,韩国的损失占本国GDP的0.5%,而东亚大国的损失只占GDP的0.01%,里外里还是韩国亏了。
海外探客 <wbr><wbr>:还是没虐疼韩国?损失1000多亿后,韩方想部署“海上THAAD”

更让韩方无奈的是,与错失的机遇相比,这些损失本身又显得微不足道。根据美国权威机构的测算,随着中国经济的回暖,居民消费意愿已经攀升到2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二三线城市的消费潜力得到发掘,2017年前6个月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7.3%,加上人民币在过去3个月的持续升值,消费者信心指数在二季度增长至112点。就在这种大好形势下,由于文在寅当局的一意孤行和“一边倒”,韩国错过了世界最大消费市场一次难得的大红包。投资热土为何变成高风险区域?恐怕病根还在韩国当局身上。
这也给东亚大国提了一个醒,民间的自发抵制已经到了一个阶段,虽然让韩国经济界开始对文在寅的决定感到困惑,但没能改变韩国人的共识。文在寅的支持率虽然从80%跌到70%,但依然坚固。换句话说,这些反制措施虐疼了韩国,但未能让其改变错误想法。接下来有两条路,一是就此作罢,二是加大力度。探客认为,如果在这个阶段半途而废,无疑让韩国的亲美保守派受到鼓舞,早在2017年初这些人就叫嚣“挺过这段时间就好”。妥协,就是向韩国认输。唯一的路就是全面制裁和对抗。“经济断交”已经是最友好的手段。要让韩国事事不顺、坐卧不安。要让以小取闹的国家都记住,谁敢挑战大国的战略利益,都要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