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冠佣

皋陶谟第二中

帝曰:「来,禹,汝亦昌言。」

禹拜曰:「都!帝,予何言!予思日孜孜。」

皋陶曰:「吁,如何?」

禹曰:「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昬垫。予乘四载,随山刊木,暨益奏庶鲜食。予决九川,距四海,浚畎浍距川。暨稷播奏庶艰食。鲜食,懋迁有无化居。烝民乃粒,万邦作乂。」

皋陶曰:「俞!师汝昌言。」

禹曰:「都,帝,慎乃在位。」

帝曰:「俞。」

禹曰:「安汝止。惟几惟康,其弼直,惟动丕应。徯志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

帝曰:「臣哉,邻哉。邻哉,臣哉。」

禹曰:「俞。」

帝曰:「臣作朕股肱耳目。予欲左右有民,汝翼。予欲宣力四方,汝为。予欲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会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绣,以五采彰施于五色,作服,汝明。予欲闻六律五声八音,在治忽,以出纳五言,汝听。予违,汝弼,汝无面从,退有后言。钦四邻!庶顽谗说,若不在时,侯以明之,挞以记之,书用识哉,欲并生哉!工以纳言,时而飏之,格则承之庸之,否则威之。」

禹曰:「俞哉!帝光天之下至于海隅苍生,万邦黎献,共惟帝臣,惟帝时举。敷纳以言,明庶以功,车服以庸。谁敢不让,敢不敬应?帝不时敷,同日奏,罔功。」


龙山文化涵盖了后来夏商周的主要行政区域,考虑到汉族和中国人60%来自新石器时代的5个超级男性祖先,龙山文化或许正是因为超级祖先的快速繁育扩张而实现大范围流布。

继续《皋陶谟第二中》。

今天时间有限,只读一句:

予欲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会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绣。

舜帝讲臣属要做他的有力助手,并列举了几个场景。这是第三个场景:服装典章的讲究。对此,历代典籍说法比较多,就当了解一下古代社会的一些讲究吧。

《大传》的解释是5个词为5个颜色:山龙是青色,华虫是黄色,作绘是黑色,宗彝是白色,藻火是红色。如果按照《大传》来看,“日月星辰”是一组名词,中间5个颜色是一组名词,后面的“粉米黼黻絺绣”又是另一组名词,一共十二个。

下文有五彩五色,所以有《大传》这个说法。

《大传》中山龙的另一个说法是从天子到士,一共有5个等级,衣服上都绘有山龙,天子穿的有5个,依次递减,士人穿的衣服上只有一个山龙。此处山龙应该不是颜色。

《大传》的说法颇详细,怀疑是伏生见过先秦、周末的制度,流传下来的。

司马迁的说法是:日月星辰文绣。是简说,意思是山龙到藻火指纹路,从粉米以下是绣。

马融的说法: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也就是上半句,尊者在上,日最尊贵。下半句藻火粉米黼黻,尊者在下,也就是黼黻比粉米尊贵,粉米又比藻火尊贵。士人穿的是藻火,大夫增加粉米。宗彝,马融解释为虎,怀疑是因为跟青龙相对,西方属金,白色。

郑玄的说法比较容易理解:

宗彝为宗庙祭祀用的彝器。商周用青铜器祭祀,西周应公鼎有铭文:公作簟鼎武帝日丁子子孙孙永宝。先商时期用的可能是精致的陶器,比如龙山文化的蛋壳黑陶。虞夏之前,用的是虎彝和蜼(wei)彝,蜼是长尾猴,今天我们基本看不到长尾猴造型的陶器或青铜器。

粉米是白米,絺(Zhi)同黹,刺绣的意思。

从日月到黼黻,12种纹样,是天子用来装饰祭典用服的。会是绘画,绣是刺绣,各有6种纹样,衣上的纹样是画上去的,但裳上的纹样是刺绣。衣裳今天我们合起来用,以前指称两类服装。

周代规则有了变化,以日月星辰为旂旗,叫龙为衮,宗彝为毳。

书中解释古人为黄帝,象就是易,《易经》的易。《易繁辞》说: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是因为洞察乾坤。其实就是掌握了天象,掌握了时间规律。

今天我们习惯把古老的学问给玄学化,什么老祖宗玄之又玄的智慧,这是对老祖宗最大的误解。通过天象确定四时无疑是农耕时代的核心科技,对老祖宗而言,能在那个时代掌握为后来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的天象观测技术,无疑是非常大的科技进步,但上升到知晓宇宙奥秘就有些扯淡了。

舜帝想要观测黄帝的易象,我理解为就是祭祀。

服装等级讲究在中国有很长的历史传统。周之前的冕服制度已经不可考据,只有零星散落的记载。

《礼器》说礼有以纹样为贵的,天子龙衮,诸侯黼,大夫黻,士玄衣纁裳。这是穿衣服的制度。冠冕,天子是朱绿藻,冕旒是十二条(参见历代帝王图),依次递减,士人就只能戴3条旒的冕了。郑玄认为藻用朱绿色是夏商时期的礼仪规定,周礼天子是五彩藻。

阎立本·历代帝王图·孙权

夏商衣服上有日月星辰山龙,叫龙衮的以纹龙取胜,日月的纹路跟龙没法比。

《白虎通衣裳篇》说问了一个问题,圣人为什么制作衣服呢?遮弊形体,表德劝善分出尊卑,也就是用山龙等五章。

打完,收工。

挖知识小编根据这篇《#短毛猫书房#《尚书》43:服装不能乱穿》文章,找了一篇与之匹配的问题,希望读者喜欢:

2019年限行了,京籍外地车牌的怎么办?

感触汽车网创始人 11-30 11:16 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

限行只是解决城市交通拥堵、资源紧缺的应急和缓解短期矛盾的办法,如果长期化不仅在物权法上有违法律的严肃性,对城市的发展会带来更多问题。

明年外地牌照在京的汽车就要推行更严格的限制措施,2019年11月1日开始外地牌照的汽车在京每年最多可以办理12次进京证,每次有效期为7天,也就是说外地牌照车最多一年在北京的行驶时间为84天。不得不说我们的措施不仅采取偏了,而且后期会产生越来越多的问题,就好比做更多不合理的举措目的是为了弥补之前的错误决定。

这个规定的出台主要原因是北京的机动车号牌资源紧张,摇号方式已经凸显出严重的不合理,按目前超过2000:1的中签概率来算30%以上的人是一辈子都别想摇到号,除非寿命能超过200岁。这样一来很多心灰意冷但又迫切有用车需求的人就不得不想其他方法,甚至是违法的手段,比如套牌车,相比京籍外地牌还算是合法应对的手段策略。但如果放任老百姓的智慧施展,这种摇号限行、限购的措施就慢慢无效且形同虚设了。

如果要保摇号措施的延续,这类举措肯定是少不了的,但实施这些措施来弥补之前措施的不合理不仅会耗费更多的财力、物力和人力还并不能解决日益增长的出行需求。到头来规则更复杂,执行成本更高,可以钻的空子还可能更多,这其中的灰色地带甚至权利寻租都有了更多可发挥的空间。

真正有效的解决手段是疏解北京过度集中的金融、教育、医疗等资源,将功能疏散并分解到不同地区,发展到今天即便是一些人不想这么做也是被迫要这样做的,与其早动手解决总比最后城市陷于瘫痪再被迫采取措施要好。限行限号只能是临时的措施和应急手段,一旦把它长期化并产生了依赖性,必然会让城市的梗阻更加严重,更难解决。


另外,我们也摘录了相关的知识对这篇文章进行了补充: